没有一棵树知晓近旁的林木。
万物同为孤身。

Herr Donnerstag

© Herr Donnerstag | Powered by LOFTER

AC系列从起源开始就没再关注了

我大概已经被除了粉籍了吧orzzzzzzz

不过最近这两作确实,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就没以前那么有趣了........

是女儿

加半天光效结果发现还不如不加.jpg

*你发现了一个置顶*

FeDust,简称FD

-不入流写手

-约翰·勒·卡雷重症患者

-过激波拿巴主义者

-大一计算机专业在读

-Eine sehr schlechter Deutschlerner.

儿童画:鱼翅和他的pokemon(大雾

知道这个组合很奇怪但毕竟是梦到的还是头脑一热画下来了

除了烈咬陆鲨之外全是乱画的。

周六考物理,祝自己武运昌隆

【约定的梦幻岛】勿问来处

配对:尤格(Yuugo)/卢卡斯(Lucas) 无差

*严重迟到的中秋贺文(。)

*静待私设遭官方打脸



头一天晚上卢卡斯睡得不好。三周的长途跋涉和刚结束不久的大战就像一片毒雾,整夜污染他的梦境。因此当意识顺着冰冷的冬季空气回流进躯体里的时候,他近乎神经过敏般察觉到了身侧床铺的过度凹陷,伴随着另一个人节奏凌乱的鼾声。

他继续闭着眼睛。房间紧挨着通往餐厅的走廊,透过门缝传来早起的孩子们跑动的声音——孩子的精力是花不完的。鼾声在一个重音后戛然而止,紧接着是布料的摩擦声,单人小床吱嘎作响,身边的重量消失了。男人趿拉着鞋走向门的方向,嘴里的小声嘟哝在光线照进来的那一瞬间爆发成带着鼻...

【暴雨/底特律】星光,雪夜,德沃夏克 05

配对:RK800康纳/RK700诺曼 无差
杰克·莱利/诺曼·杰登



康纳第一次见到杰克·莱利是在一个下着小雨的夜晚,华盛顿一家游艇俱乐部边上的小酒吧,到处都挤满了醉醺醺的条子和特工。康纳记得其中每一个细节,因为当晚他们那桌是汉克买的单,这可着实是头一遭。康纳不是为了喝酒才去的,但他一进门手里就被塞了杯“蓝色夏威夷”,仿佛是对他迟到一事的惩罚。
他在一个靠窗的四人卡座上找到了汉克。已经落座的三人交谈甚欢,看见他过来纷纷收敛起上一秒的笑声。汉克拽着他坐下,“康纳,这是墨瑟,这是莱利。”转向另外两人,“这是康纳。”
叫墨瑟的男人起身和康纳握手,另一个...

我终于

腿完了

真是咕了好久233333

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

首发Morii
专业拖后腿



领队正在筹备远征的事情是在黎明节之前暴露的。杂货铺老板率先提出猜想,街头巷尾的老年人负责交接棒,最终灯塔的保安确认了这一事实。顿时整个聚落一片哗然,一个星期内飞往灯塔信箱问东问西的信件数量足足翻了一倍有余。处理它们对我而言是种麻烦,但队里没人有闲工夫来管我的事。死一般的气氛在整座灯塔里徘徊了足足两个星期,直到我再一次推开顶楼的小门,任凭北山逃来的冬季一拥而入。

然后我想起来那都是十年前发生的事了。

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是没有见过日出的。书里、海报里画着的“太阳”又抽象无比,因此灯塔在我们心里就成了某种足以象征太阳的神圣存在。而当时的掌灯人领队,老队长,是我们的光明神阿波罗。他...

【暴雨/底特律】星光,雪夜,德沃夏克 04

配对:RK800康纳/RK700诺曼 无差

一心只想开新坑orz
不管了,放飞自我了



诺曼打劫了一个加油站。
他双手持枪,冲到小卖部里,喝令店员和一个正在嚼口香糖的顾客不许动,并且把手放到他看得见的地方。也许他在奢望警务化的句型和作派能给两位受害人带来一星半点安全感,但天上不巧炸响一声惊雷,顾客吓得把口香糖吞进了肚子。
店员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试图把自己藏在酒瓶底厚的眼镜片后面。诺曼抬抬枪口示意他打开收银机,他照办了,动作拖拖拉拉,期间视线来回在手机和桌下的什么东西之间乱飘。诺曼给枪上了膛,他立刻老实了,把所有纸币和硬币整整齐齐码在桌上。
诺曼上前检查那些纸币,蓝血画成的路径蛇...

【暴雨/底特律】星光,雪夜,德沃夏克 03

配对:RK800康纳/RK700诺曼 无差



游乐场在2021年由于资金问题和一起小型事故不得不停业整顿,承包商和董事会花了几个月来吵架,纷纷摔门走人,直到园区里的杂草长到齐膝深。
摩天轮轮轴中心的维修平台距地面65.77米,平台外侧悬挂着一个型号不明的仿生人,下半身不翼而飞,像是硬生生让人给拦腰扯断的。长得像脊柱和大肠的机械结构旌旗般在风中飘荡,从中流淌出的液体釱分成几股沿着桁架向下爬行,最终在康纳脚下汇成可怜兮兮的一小摊。
他抬起头,高空中缩小尺寸的诺曼抓在桁架上,肩上扛着“伤员”,一寸一寸往下挪动,然后在离地面还有大概三米的时候脚下一滑摔了下来,正面着地。据他口述自己当时是“故意...

文已经崩了。面目全非了。我写不好了
于是画了张插图,大概是最后一章的一个场景
以此阻止自己坑文

Die Habseligkeit

填问卷用的
填完问卷就删 不删了,表立场。
控制狂/依存症了解一下

------------

汉克·安德森弯下腰去,仔细打量椅背上那一丛不起眼的狗毛。他头一回感到困惑,相扑从没有来过警局,而自己身上也不可能长出狗毛来。
他把目光投向向桌对面,模控生命派出的仿生警探正好整以暇地坐在电脑前办公,身上套着警服,手边还摆着杯并不会去碰的咖啡——康纳每天早上都会泡一杯咖啡摆在桌上,美其名曰“是给李德警探的”,虽然后者从他回来那天起就再也没敢出现在他们的办公桌附近。
康纳是在一个晴朗的下午回来的。看起来似乎丝毫不在意汉克和他关系紧张,也完全忘了游行当晚天台上发生过的对话。门铃响了三次,最后...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