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棵树知晓近旁的林木。
万物同为孤身。

Herr Donnerstag

© Herr Donnerstag | Powered by LOFTER

【海底两万里】机械降神/Deus Ex Machina 试阅

配对:nemonnax,nedseil
微妙的年龄操作。
本篇将收入合志《Quoi de Neuf别来无恙》,合志完售之后不会放出全文(注意是“不会”)。



机械降神

Deus Ex Machina



Erinnerst du dich noch? 

Erinnerst du dich noch an dein Wort, das du mir gegeben hast? 

 ——「βios」



unus.


第三杯穑梅茶下肚之后,皮埃尔·阿龙纳斯招手唤来了侍者。胸牌上用奥格温文写着阿扎丝-萨-卡伽的小伙子是个类龙人,递来菜单的时候绅士地行了低头礼,说话就像嚼着甘草叶那样缓慢而温和。

阿龙纳斯低头假装研究菜单,借着玻璃杯上的反光悄悄观察对方脸上粗糙的暗蓝色硬皮和下巴上的尖刺。他想到类龙纲拥有六种性别,不由得开始怀疑“小伙子”这种称呼的确切性。

“烈焰波本,”他指着菜单上一行闪烁红色荧光的文字,“加冰。”

“好的,拉卡卡。”侍者黄色眼珠中间竖线般的瞳孔闪烁了一下,收起菜单顺便带走了桌上的空杯子。

他的意思是“好的,先生”。与古地球诸语系不同,奥格温语中的“先生”并非敬语,取而代之的是一串人类语言学家甚至懒得去翻译的简单音节。阿龙纳斯叹了口气,扭头注视街上的雨景。

魁北克-北十字的大气层中含有一种性质温和的稀金属元素,在它的作用下,从平悬月开始到上璀月末云层都会呈现出一种砖红色,变成雨滴落下来之后又被城市各处的光源染成冰冷的蓝。

用尼摩的话来说,“就像这颗星球血管里千万年不化的寒冰,最终还是忘了自己本来的颜色。”

这座城市里的人显然更喜欢在晴天出门。一架拐进小巷的私人飞行器正艰难地倒车,街对面理发店的氖气灯管在雨幕后苟延残喘:“红鲱鱼”,“红”字灭了一半。推着手推车的老人沿街走来,朝清洁机器人吐了口痰,招致银行门口一名保安的侧目。

台灯的光线在窗玻璃上印出一张脸。脸的主人似乎正在节食或是刚被人揍了一顿,鼻梁有点歪,几缕额发死鱼般耷拉下来。压力将他的眉头挤到一块,呈现出某种具有宗教启示意义的图样。阿龙纳斯惶恐地把视线转回来,却被桌对面的另一张面孔吓了一跳。

“您好,教授。”多丽斯笑着打招呼,仿佛自己会凭空出现在这里是约定俗成的客观规律。

阿龙纳斯四处环视了一圈——在此之前的两个小时内他一直努力阻止自己这样做——餐厅里光线很暗,左手边稍远的角落里瘫着一个把自己淹死在大衣里的酒鬼,吧台边上的客人则正专注于挖掘面前盘子里的灰豆雪山。酒保心不在焉地晃动摇酒壶,视线被半合的眼皮拦下。

最后是多丽斯。这位年轻快活的女士似乎与这个地方融入得很艰难,她身上具备任何一名Δ(德尔塔)公民应该有的气质:自信、骄傲、精神抖擞,脸上僵硬的笑容是一个诅咒。往往这类人会出现在更高的楼层——所有一线城市的建筑物都设计了从地下车库直达高层的电梯,主要目的就是帮助上等人避开Σ(西格玛)和更低等的公民,例如她面前这位。

阿龙纳斯在话题开始之前垂下眼帘局促不安地乱瞟了一阵,就好像正举着一样贵重的器皿,一时之间又找不到地方搁置它。好在最终多丽斯胸前闪闪发亮的雀尾石胸针为他提供了落脚点。

“我只有一个问题要问,”他倾身,“尼摩到底在哪?”

“我恐怕得用另一个问题来回答您的问题,教授先生,”边界星系生物学博士的双眼和胸针闪烁着同样颜色的光,“您想得到什么呢?”

阿龙纳斯又颓回位置上,好让阿扎丝-萨-卡伽在他面前放下一杯半透明的鲜红液体。多丽斯也得到了一杯柠檬水,她以上等公民的姿态道谢,但是没有去碰。

似乎是为了填补情报不对等造成的无形压力,阿龙纳斯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紧接着他就为这个举动付出了代价:食道里好像点起了一把火,一路烧进胃里,他能听见胃液沸腾的声音和肠壁的悲鸣。

“他们说奥格温人发明这种酒是为了挑起第七次星间战争,”多丽斯的声音里带着同情,“我以为您会选择更温和一些的饮料。”

在她的注视下,阿龙纳斯抓过那杯柠檬水,往火焰上泼去。酒保往这边瞟了一眼,翘起半边眉毛,继续摇动手里的金属器皿。

“.....尝试新鲜事物总不是坏事。”古地球生物学教授艰难地发声。

事实上,当他发现菜单上几乎所有饮品旁边都写着“权限不足”时,脑海里的窃窃私语可没这么理直气壮。现在酒精扩散到了血液循环中枢——这回他当真怀疑自己被人一拳打在了肚子上。

“我想和他谈谈。”听起来不像他自己的声音。他急于把话题拽回正轨,也顾不上这么多。

“仅此而已吗?”

“抱歉,女士。我们恐怕没有时间留给一个故事了。这是我第十次违规,马上会有人带着枪冲进这里。拜托,我只想要一个答案......”

“我们当然有时间,教授先生,我保证您会得到满意的答案的,”阿龙纳斯面前的女士开始幻化成为一个苍白的死神,拥有三颗闪亮的蓝色眼珠,而夺人性命的镰刀就藏在商务装下面,“前提是您必须足够诚实。”

皮埃尔·阿龙纳斯握紧了手里的杯子,仿佛那是一把匕首。三颗冰块在剩下大半杯红色液体中间挣扎。

“我想离开这里,去看看真正的世界。您知道,通过正常途径是不可能的,后来我发现只有一个途径可行,”他用指尖敲击杯壁,“尼摩就是那个途径。”






评论(6)
热度(49)